P
R
E
V
N
E
X
T

CAITLIN FRANZMANN,《Essence meets essence》,2021年,多聲道裝置、紅燈、黃色牆漆、木製鼓殼、發聲的種子、釘子、毛氈及聚酯薄膜,尺寸可變。展覽「to the curve of you」現場照,現代藝術學院(IMA),布里斯班,2021年。照片由Louis Lim所攝。圖像由藝術家及IMA提供。

致你的曲線

Caitlin Franzmann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Caitlin Franzmann在布里斯班現代藝術學院(IMA)的展覽「致你的曲線(to the curve of you)」萌發於她每天沿著當地一條小溪散步的時刻。某次經過這個地方的時候,她注意到一株扇形葉子和嬌嫩的紅花的高大的橡膠植物。令她驚訝的是,這株植物其實是一種雜草——秘魯美人蕉(可食用美人蕉),在澳大利亞被稱為昆士蘭竹芋。

「布里斯班這座城市告訴我,你們是一群『水中雜草』。」Franzmann在展覽的附言中寫道,「到底是什麼將你們定義為『雜草』的?」19世紀中期,美人蕉因其形似土豆的根莖,從安第斯山脈被帶到昆士蘭,這種根莖被用來製作竹芋粉。幾個世紀以來,這個物種在非洲、亞洲和南美洲大陸上生長併發生了變異。四千五百多年前,它在南美洲首次被馴化,繼而成為食物和藥物的來源。我們總是傾向於認為雜草是醜陋而令人討厭的物種,它們除了破壞其他植物外沒有什麼別的作用;然而Franzmann的藝術項目提供了另一種觀點。

展覽「致你的曲線」是一個合作項目,它展出了藝術家與策展人Camila Marambio共同創作的文本、液體花精華、雜草叢生的花園、以及聲音裝置。為了體驗展覽空間,來訪者需要走過一堵黃色的牆,進入一個沐浴在紅色螢光燈下的房間。來自莫吉爾溪流的野外錄音使空間充滿了風聲、鳥鳴和昆蟲的嗡嗡聲。這個房間的設計喚起了進入紅色美人蕉花朵的想像,因此,三個圓形的、形似桌子的結構矗立在空間的中央,有如花瓣裏面的精緻花藥。Franzmann將美人蕉種子放置於這些雕塑的圓形頂部,當輕微搖晃時,就會產生一種柔和的敲擊聲。離開紅色的房間後,來訪者需要一段時間來調整視線,在短暫的時間裡,黃色的牆壁看起來是明亮的綠色。在邀請觀眾去欣賞美人蕉的色彩和聲音時,Franzmann也在引導觀眾去思考人類視角之外的生態。

令人失望的是,在展覽中加入的美人蕉花的香精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這種溶液被裝進一個可以帶回家的小瓶裡,而這個瓶子又被裝進一個手工吹製的三球容器裡。製作這種溶液需要將花浸泡在水裡一段時間,然後除去它們,緊接著用白蘭地令這種混合物「穩定」下來。順勢療法醫生Edward Bach在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提出了一種未經證實的理論,即水分子在遇到任何物質時都保持「振動頻率」。這種香精原本就是一種偽科學,而將其作為藝術,似乎也是不能成立的。與Franzmann對聲音和光線的處理不同,這些香精除了散發了白蘭地淡淡的清香之外,並沒有提供即時的感官逃避,許多觀眾都將其誤認為花香。

在過去十年中,「花園即藝術」是一個常見的命題,但它很容易就會變成「花園即景觀」這個陷阱的犧牲品,這種被犧牲的「花園」只存在於展覽期間,而在展覽結束後它就會被連根拔起。雖然與之相關的藝術品可能呼籲氣候行動,但它們的基本意識形態仍然是人類主宰自然世界,就像好似一種有機過程被壓縮到博物館日程的專制循環中。與這些綠色紀念碑不同的是,Franzmann的美人蕉與其他佈滿雜草的花園是不顯眼的,然而卻留存了下來。她專門為IMA的庭院設計了一系列植物,該庭院是由藝術家Céline Condorelli和建築師Dirk Yates於2017年設計的。這些沒有遮蔭的混凝土床對大多數植物來說都是殘酷的——事實上,Condorelli最初種植的所有本地植物幾乎都已死亡。然而雜草能在惡劣的環境中茁壯成長。考慮到這一點,Franzmann最近與園丁及《Working with Weeds》(2019年)的作者Kate Wall密切合作,兩人將花園之旅作為展覽的一部分。這是Franzmann藝術創作的長處:讓公眾參與到富有成效和教育意義的對話中,邀請參與者分享他們在這個主題上的知識。最終,「致你的曲線」培養了藝術家和觀眾們慢熱而好奇的觀察力。

Ads
CHRISTIE"S Artspace KUKJE GALLERY 4A Centre for Contemporary Asian 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