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R
E
V
N
E
X
T

INSANE PARK,《Barbie Girl》, 2020年,單頻道錄像靜照:3分54秒。影像由藝術家及阿拉里奧畫廊(首爾 / 天安 / 上海)提供。

「我不知道,因為我不知道」及「繪畫的樂趣」

瘋狂的朴先生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在不穩定的時代裏,人們的大腦自然傾向脫離實世以舒緩「後現代不適病」。而以往的自我緩和方法,如運動和娛樂,已被更令人陶醉的網絡替代,同時吸引不少正躲避疫情大流行的人群。匿名藝術家瘋狂的朴先生(Insane Park)在首爾阿拉里奧畫廊的雙重個人展也適時地認可了這種逃避主義。

在畫廊正廳出展的「我不知道,因為我不知道(I have no idea, because I have no idea)」是一個沉浸式的視聽媒體經驗。影片既在一列列舊型的電視電腦螢幕播放著,又被投射至牆壁及天花板,在畫廊的黑暗中互相爭鬥,令人眼花凌亂,仿佛將廣大而雜亂的網絡代入「現實版」中。

藝術家的影片作品一般開門見山並含有一個簡單化的主題。例如微軟操作系統Windows 98桌面上漂浮的短語「爲了閃耀我們先要焚燒(In order to shine we have to burn)」,和早期的俄羅斯方塊(Tetris)等電腦游戲和其他電子活動,單方面地表達了千禧一代所深受的空虛冷落。他的率直灌輸了一種超越分散的溝通邏輯的集體效力:令觀衆必須被動地瀏覽展覽零碎的部分,放開一切意向和偏見。

在這些作品中,較吸引的也是較實驗性的。在三頻道影片《20th Century Boy》(所有作品於2020年創)中,藝術家仿佛穿越三個屏幕,在黑白影片式的熒幕不定地閃現,再於顔色失真的模擬視頻出現,最終呈現於一個像素化的數字視頻。在《Barbie Girl》中,人型人工智能(AI)機器人Sophia的頭凌空飄浮,唱著一支1990年代晚期流行的關於角色扮演兒童娃娃的歐洲舞曲。這些特破時空、轉換身份的意願,應對了瘋狂的朴先生一直以來對媒體中的代表性和觀念之間的來往交易的興趣。

這些主題融入了瘋狂的朴先生第二場展覽「繪畫的樂趣(Joy of Painting)」,致敬美國風景畫家Bob Ross。Bob Ross同名的電視節目在1980至90年代播放於公共電視台,而之後網上的流行影片向年輕一代介紹他的新時代藝術態度,令他得到了全球的愛戴和崇拜。另一個畫廳裏呈現了瘋狂的朴先生所畫的十三幅關於Bob Ross著名甜蜜暖心的風景帆布畫;它們分別於鍍金的框架中展現,並被絲絨的繩子攔著。這些豪華的裝置方法令人迷惘,反襯了本身來自大衆主義的藝術美觀。瘋狂的朴先生用「 上等藝術」的方式出展這些除此以外平平無奇的作品,可見他企圖間接給作品灌輸藝術價值。

一段影片作品挪用了Bob Ross電視節目的片段,以韓語配音諷刺地指導觀衆如何成爲成功的韓國抽象畫家。熒幕上,美籍畫家畫的作品卻不是一般的理想化山林風景,而是以韓國現代藝術代表李禹煥的極簡、抽象風格,一筆過在帆布上畫一條條藍色直綫。

配音不時提到Bob Ross的口頭格言,「畫畫一定要開心,只要開心就行了」,同時又解釋如何簡易創造價值昂貴的畫作;如此將創意和商業這對立的主題渲染為平行並存的目標。在此,瘋狂的朴先生揭露了不少當代藝術家難以統一的衝突,顛覆性地評論藝術市場與其圈子主觀的價值定義。影片的獨白配音更透過模仿,勾起逃避主義及被當代藝術制度機構接納和理解證實的願望。最終,瘋狂的朴先生的雙重個展顯現了用這些方法博取同情的一無所成:通過像素或色素也好,模仿扮演和挪用的本體始終與實質辯論隔絕。

SUBSCRIBE NOW to receive ArtAsiaPacific’s print editions, including the current issue with this article, for only USD 100 a year or USD 185 for two years.  

ORDER the print edition of the September/October 2020 issue, in which this article is printed, for USD 21. 

Ads
SAM ARNDT Massimo de Carlo